您目前所在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行業資訊

深觀察┃ 為什么是上海律師提出了“大所之問”?

時間: 2016-05-25      訪問量:9,538

2015年8月26日,看起來是一個平凡的日子。但是,對中國律師業來說其實是一個很不平凡的紀念日。因為35年的這一天,正是新中國第一部與律師制度有關的法律誕生的日子。1980年8月26日,新中國第一部有關律師的法律《律師暫行條例》正式出臺,正式宣告了我國律師工作的恢復重建正式進入制度層面。


為此,我選擇在這一天在我的微信公眾號“桂客留言”發表了一篇既有紀念意義更有討論價值的文章。這篇題為《十年后律師業不需要“大所”》的文章,不僅在標題上有亮點,而且在內容上更有焦點。作者是一位資深律師,他就是來自于北京高朋律師事務所上海分所的陳文偉。陳文偉律師在文章中表述的是有關互聯網時代律師和律所如何面對及發展的問題,他經過研究后提出了一個有趣的話題——十年后,我國可能不再需要大所了。


為什么是十年后就不需要大所了呢?十年后,為什么律師業就不需要大所了呢?現在的大所十年后怎么辦呢?顯然,文章具有驚人的轟動效應。于是,立即引起了律師界乃至法律界的強烈反響。


時隔兩天后的8月28日,上海錦天城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吳衛明博士首先有了強烈反應。他開門見山、直接了當地提出了疑問:“誰說十年后律師業不需要大所?”。


三天后,上海瀛東律師事務所管委會主任董冬冬也以《互聯網會沖碎規模化大所的殼兒?》一文,在網絡媒體上表達了自己的不同意見。作為一位曾經親身籌建過一家過260人律所團隊并參與了其全球網絡布局的律所合伙人,他結合正在探索實踐的瀛和律師機構事業,對此同樣提出了相反的觀點。他認為,規模化大所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有其存在的價值。


面對如此強烈的反響,陳文偉律師立即進行了針對性的回應。為此,他又寫了一篇《未來十年,律師行業不需要“大所”》,作了解答與分析。他說,曾經料到“大所”的同行們會有不同看法,但未料到的是文章發出之后,全國竟然有許多未必是大所的同行撰文對此提出了反對的觀點。他承認第一篇文章確實有不夠嚴謹之處,因為在討論要不要大所時,居然沒有在文章的前文中給“大所”定義。為此,他以國內同仁相對認可的標準,即“各地有分所、合伙人成百甚至上千、社會上有知名度”對“大所”重新定義之后強調,本人說十年后不需要“大所”,不是說大所消失滅亡了,也不是一家大所也沒有了,而是說市場上不需要“大所”。


其實,不僅僅是陳文偉律師沒有想到會引起如此強烈的反應,就連其他各地的同行也沒有想到會引起如此眾多的共鳴與討論。短短五天內,就有包括吳衛明律師、董冬冬律師在內的幾十位律師參與了這場討論。當然,影響較大的還是吳衛明律師與董冬冬律師的兩篇文章。


在我看來,陳文偉律師發表的兩篇文章,絕不能理解為標題黨,也并非故作驚人之語,而確實是一個活生生的未來現實。因為互聯網已經改變了我們,而且還將繼續改變我們。當然,不需要大所與屆時是否還有大所,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如何看待,怎樣評判,還有賴于我們認真思考與重點研究。 35年來,我國律師事務所不僅經歷了國資所、合作所、合伙所乃至個人所的變遷,而且還逐漸涌現出了一批百人大所。毋庸置疑,大所當然也是我國律師業發展的標志。但是,在互聯網時代是否還需要大所、是否還有大所,的確不是一個聳人聽聞的話題,而是一個需要全行業共同思考的問題。所以,“大所之問”的提出,標志著我國律師開始進入更深層次的研究與思考。


非常巧合也讓我驚奇的是,首先提出“大所之問”并對此進行深入研究的幾位律師,竟然都是上海律師,竟然都是在上海灘執業的中生代律師,竟然不是在皇城根腳下且大所云集的北京律師。


由此,我開始再次關注并思考曾經見諸于媒體的“海派律師”現象。如果說過去曾經有“京派律師”的說法,那么在今天看來是不是更應該關注與研究“海派律師”的現象?那么,究竟什么是“海派律師”?“海派律師”到底有哪些獨特的表現呢?


在文化界,曾有人提出了“海派文化”的現象。在研究者眼中,所謂“海派文化”,就是指在中國江南傳統文化(也稱之為“吳越文化”)的基礎上,融合開埠后傳入的對上海影響深遠的、源于歐美的近現代工業文明而逐步形成的上海特有的文化現象。研究者為此得出結論,“海派文化”既有江南文化(吳越文化)的古典與雅致,又有國際大都市的現代與時尚。區別于中國其他文化現象,“海派文化”更具有一種開放而又自成一體的獨特風格。


后來,因為“海派文化”而引申出了“海派律師”的職業概念。所謂“海派律師”,主要是指具有明顯海派作風和思維的律師個人、團體及機構。無論是形象儀表還是談吐表達,他們都表現出明顯不同于內地其他城市和地區律師的職業風格,也不同于北方大中城市律師的職業文化。于是,相對于全國其他地方來說,我國最早的一批律師出自于上海,最活躍的一批律師大多在上海灘執業,最有影響的一批律師幾乎每天都出現在當年上海的申報上,最先誕生的律師公會就位于上個世紀二十年代的上海淮海中路上,甚至在新中國建立后最初出現的“公設辯護人”乃至“人民律師”都活躍在上海這個大都市。


可以說,上海既是我國律師的發祥地,更是“海派律師”的發育地。


改革開放乃至我國律師制度恢復重建后,上海律師業不僅始終不甘于人后,更多是領風氣之先。當然,很多時候是與北京并駕齊驅、你追我趕、爭先恐后。于是,中國律師界就此拉開了“海派律師”與“京派律師”各領風騷、各顯風采現象;于是,早于中華全國律師協會而幾乎同時成立了北京市律師協會與上海市律師協會;于是,幾乎同時,上海市律師協會與北京市律師協會最早實行了執業律師擔任律師協會領導職務的改革;于是,在2001年4月舉行的“首屆全國律師電視辯論大賽”的總決賽中,上海隊戰勝北京隊(包括名為司法部直屬隊實為北京律師的二隊)而榮獲總冠軍……


當然,我們不能說是“海派律師”戰勝了“京派律師”,也不能說就此做出結論為“海派律師”一定強于“京派律師”,但是,我完全可以說,相對于資源與信息優勢居多的“京派律師”,“海派律師”一定不輸于“海派律師”。因為從文化精神來看,“海派律師”似乎更具職業文化、更顯職業風格。有別于“京派律師”所處的地緣優勢,“海派律師”似乎更多更明顯地體現了律師行業的特立獨行和與眾不同。因而在所有律師中,上海地區的律師也就是“海派律師”更應該是律師行業中的特立獨行者。他們融合了律師職業的素質與上海風土人情的海派風格,最終成就了整個社會上層建筑中的職業標榜。


來自于上海但未必出生于上海,活躍在北方但卻融入于上海的律師,就這樣以自己的表現與表達成就了“海派律師”的時代內涵。陳文偉律師出生于上海,董冬冬出生于北方但最終卻融入了上海,吳衛明律師則與許多其他上海一樣,既將自己當成了“海派律師”,又以開闊的事業賦予了“海派律師”新的內涵。


接下來,我可以列舉出許許多多表現優異、表達流利的“海派律師”。


搜尋一下上海律師業的發展,我們看到,首先是早年的李國機、鄭傳本、石忠祥、毛伯根等老一代律師在建國之初乃至剛剛恢復律師之時開始造就了“海派律師”的傳奇,接著就是陶武平、翟健、鮑培倫、王國忠等一批50后的律師續寫了“海派律師”的輝煌,然后就是一批60后與70后律師傳承了“海派律師”的風范。不用說呂紅兵、劉大力、喬文駿、王嶸等人氣明星,也不用說林東品、黃琦、王晨波等一批我的大學同窗,更不用說非上海土著的美女律師,比如譚芳,比如周月萍、周蘭萍姐妹花,還如出生于上海成長于上海的錢麗萍、孫志祥、丁偉曉等,這些美女律師似乎更加豐富了“海派律師”。


其實,我認為最值一提的是,15年前的“首屆全國律師電視辯論大賽”代表上海參賽并最終奪得冠軍的周知明、黃榮楠、余雪萍等三位青年律師(當然其中還有領隊光韜與教練王嶸的巨大貢獻)。他們讓我對“海派律師”形成了刻骨銘心的記憶,也讓當年所有在現場乃至后來通過屏幕觀看的律師嘖嘖稱奇。


我還想起了“海派律師”的“三朱現象”,他們是誰呢?對律師界略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上海灘上素有著名的“三朱律師”之說。此話說的是三位姓朱的律師馳騁上海灘多年,有業績、有影響、有品牌。不僅如此,他們還以各自的聲望與口碑享譽業內圈外。一是朱洪超律師,上海市聯合律師事務所主任。曾任上海市律師協會會長、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現任全國律協民事業務委員會主任,還是全國律協常務理事會中迄今惟一的“四朝元老”。毫無疑問,朱洪超在業務上是一把好手,在管理上更是一個高手,尤其是在律師協會的管理上有心得、有經驗、有體會、有思路;二是朱樹英律師,上海建緯律師事務所主任。曾任全國律協民事業務委員會主任,現為全國律協建筑與房地產業務委員會主任、上海市政協委員。說起朱樹英,許多人都知道他是一位在建筑房地產業務方面的專家型律師、領軍型人才、攻堅型專家;三是朱妙春律師,原上海天宏律師事務所主任,現為上海朱妙春律師事務所主任。他是一位以知識產權業務起家、以知識產權業務見長、以知識產權聞名的專業型律師與實務型專家。從行業影響來看,無疑首先要提朱洪超律師;從專業品牌來看,則必須提朱樹英律師與朱妙春律師。“三朱”之中,朱妙春律師最為年長,今年已經71歲了,曾是最年長的被評為上海“東方大律師”的入選者;朱樹英則是至今還在業務與管理第一線的律師,且屬于在全國各地講課最多的律師;而朱洪超律師,則可謂律師行業管理的常青樹。即使不做全國律協常務理事了,但還是被委以全國律協民委會主任的重任。


相對于陳文偉、董冬冬、吳衛明等“海派律師”的中生代律師,諸如“三朱”這個年齡段的律師可以算是律師制度恢復重建后“海派律師”的第一代律師。


其實,“海派律師”的中生代律師還有很多。可以說,現在的上海律師業,中生代“海派律師”應為上海律師的主力軍。在這些主力軍中,既有領銜大所的呂紅兵、劉大力、喬文駿等律師,也有引領青年才俊的斯偉江、劉正東、盛雷鳴等律師……


當然,我在此文中沒有提到的優秀“海派律師”還有很多,掛一漏萬的可能性是必然存在的。但是,我認為,在“海派律師”中,一大批律師未必成長于上海但一定是成名于上海的優秀律師。其中最值得大書特書的是呂紅兵律師。作為最早創辦國內首家跨地區律師集團的發起人之一,作為曾經是全國最年輕的地方律師協會會長,作為曾經與總理面對面給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意見建議的執業律師,國浩律師集團事務所理事長呂紅兵無疑是最有影響力與說服力的“海派律師”。呂紅兵律師出生于齊魯大地的孔孟先賢故里,求學于彰顯“海派文化”的華東政法大學,成名于進入上海律師業的改革年代。說是北方人,其實他更像“海派律師”;說是山東人,其實他具“海派律師”的所有職業特征。無論是全國律師協會還是其他地方律師協會任職,對他的工作思路、工作業績,尤其是驚人的概括總結能力、虐人的表達綜述能力,可以說是有口皆碑、滿口稱贊。比如說他在在國浩上海辦公室的年會上,每年他都有新表述,每次他都有新說法。如在2006年他講了國浩的“品牌建設”,2007年他則講“和諧國浩”,到了2008年他講的是“國浩是個大平臺大舞臺大學校”,2009年又講了“國浩發展要不動搖不懈怠不折騰”,2010年對“國浩的社會責任”進行講述,2011年主講“國浩的包容性增長”,2012年講的是“國浩的風險控制”,2013年講“國浩的思與愛”,2014年則講“中國夢與國浩夢”,2015年開始講“我們的高度、溫度和厚度”。為此,有人說他是在與大家“集體談話”,也有人說他是在要求大家“警鐘常鳴”,還有人說他在給大家奉送“心靈雞湯”。總之,他從不會“老生常談”,總是會“常講常新”。

既然“海派律師”如此優秀而出色,那么是否可以說明“海派律師”確實擁有一種特質與特色?


通過與諸多“海派律師”的接觸乃至深入了解,我發現了“海派律師”的獨特之處:


一是精明而不失真誠。在許多其他地方的律師同行看來,“海派律師”似乎顯得很精明,甚至還有人認為是斤斤計較。其實,這正是“海派律師”真誠之處。他們不說無法兌現的大話,也不拍胸脯空口許諾,更不會打腫面子充胖子;他們精于計算但卻從不算計,也不會假裝義氣,更不會落井下石;他們精明的是知己知彼,真誠的是待人以誠。


二是精致而又顯大氣。我們所見到的“海派律師”,永遠是一副彬彬有禮的形象,精致的西服革履,精致的言行舉止,精致的快人快語。同時,他們既講雍容華貴、優雅得體,也講洋為中用、中西合璧,更講兼容并包、海納百川。外地的律師來到上海都會受到真心歡迎,外地的律所進入上海都會得到平等待遇。


三是精業而更求超前。在“海派律師”看來,精打細算是一種本質,兢兢業業是一種素質,說到做到則是一種氣質。作為律師,既要敬業,也要勤業,更要精業。為此,他們面向海洋而不會甘居人后,面向世界而不愿坐井觀天,面向時代而不屑小富即安。


朱樹英律師曾經說過,“海派”是一種文化,是我們這座城市繁衍出來的文化,內容包羅萬象。我們說“海派文化”,離不開上海這座城市在全國在世界上的地位。一部中國百年現代當代史,上海一直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他認為,上海律師隊伍的規模和律師事務所的規模不是全國最大的,但在專業領域上海律師是做得最好的。于是,他主張“海派”文化應該是領銜的、搶灘的、前瞻的、與國際接軌的。所以,“海派律師”就要做全國律師的領頭羊。


誠哉斯言。“海派律師”當然成了全國律師的領頭羊,必然提出了超前而更大氣的“大所之問”,自然將關注的目光與視野投向于未來的中國律師業。


對于中國律師業來說,將來是否需要大所,其實只是一種或然性,也只是一種概然性;是否需要大所與有沒有大所,其實已是不同性質的兩個問題或者說是一個復雜問題的兩個方面;更重要的是,現在斷言十年后是否需要大所,其實只是一種研究方法與觀察視角。但是,這正表明了提出問題者的超前性與回答問題者的周密性。


無論是提出問題的還是回答問題的乃至未來解決問題的,其實都是上海律師,都是精明又精細、精致又精神、精業又精密的“海派律師”。所以,只有“海派律師”,才能發現如此深刻的現象,才能提出如此尖銳的問題,才能思考如此深入的課題與命題。


本文轉自: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3MTE1Mzg4NQ==&mid=2651425710&idx=1&sn=31b4391a5ccbd2d2c80c2bf6fd99f760&scene=1&srcid=05190xVVXotf7rBsHhHzSksH&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wechat_redirect


万福娱乐网上棋牌
时时彩开奖软件 北京pk10走试图 北京pk赛车开奖历史 亚洲宝马娱乐网址 手机版二八杠游戏下载 广东快乐十分辅助软件 欢乐二人雀神手机版下载 博一把论坛白菜大全网址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江西时时系统漏洞 骰子 梭哈玩法 龙虎赌博的高概率 吉林快三计划怎么用 麻将28杠比大小规则 678娱乐 时时彩技巧经验